决不让一个贫困群众掉队 伍家村的那些日子;“猪倌”张希庆的脱

  村里的路,真是难走。泥泞的土路,把他的车误住了。“我那可是四轮驱动啊,硬是出不来,就连大胶轮,都拽了半个小时。”他说。

  他进门想喝口水解渴,却发现井水浑浊,沉淀了好一会儿,也不见底儿,强忍着喝一口,咸咸的、涩涩的,还有些牙碜。以至于他后来每周进村,都会自带两桶纯净水。

  伍家村,隶属肇源县古龙镇,2016年底以前,一直是省级贫困村。而题兆军来自市农投公司,担任驻村工作队队长兼。

  他在这里一干就是5年,首先要干的,就是打掉这条“拦路虎”。这也正是伍家村322户1200多人的心声。

  短短两年,6个屯子之间都铺上了水泥路,屯子里的巷路也都铺上了红砖,延伸到家家户户门口,就连离屯子五六十米的一户人家,都没有落下。

  把路修好了,相当于为决战决胜脱贫攻坚铺平了道路。从此,全村人大步走上实现全面小康和乡村振兴的光明大道。

  经过向上争取,伍家村还告别了“水难喝”的历史,喝上优质自来水——由专业公司采自地下深水,经过一系列净化处理。

  路修好了,好水也喝上了,可是村里打麻将、打扑克的,一点儿也没见少。“没有文化富不了,有了文化穷不长”,题兆军深知这个理儿。

  就在他琢磨这事儿的时候,偶然听说市里有个扶贫项目,能给各村建广场。于是,他通过积极争取,又为伍家村建设了一个2600多平方米的文化广场。

  这可是古龙镇的第一个村级广场啊,镇领导开玩笑说:“早知道这么好,先建在镇里了。”

  广场建好了,打麻将、打扑克的少了,就连邻村的村民们,都开车到伍家村,跟着大家扭起了秧歌。

  争取相关部门介入,一口气打了15眼抗旱井,全村3000多亩农田的灌溉问题得到彻底解决。

  经过大量的市场调研,伍家村制定了《产业扶贫可行性报告》,计划了秸秆回收、光伏发电、中草药种植、黄牛养殖等七八个项目。

  “种芍药,比大同谋划得还早呢,安徽一个药厂的老总都来了,想订单式回收。”题兆军说,“一亩地投四千,4年一回钱,收益是10倍,可村民们一听,都不敢干。”

  已经干成的,是黄牛养殖项目,而且是以“带资入社”的方式,将古龙镇43户贫困户全部吸纳进来,带动每户每年增收2000元,为全镇脱贫攻坚夯实了基础。

  当时,全县7个贫困村都在争取这个项目,伍家村之所以能够胜出,一是因为有养殖基础,二是可行性报告做得科学、做得细致。

  伍家村党支部书记牟树林说:“多亏了题书记,换个村早就折了。这两年的发展,都按照题书记说的来了。”

  “做这些都不是难事儿。”题兆军说,“刚来时跟村里人打交道,那可是真难啊。”

  “入户走访不骂娘”,当年工作队入户时,总会遇到个别村民连骂带轰的,题兆军也不例外,“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进,一次不行就两次,两次不行就三次……”

  有一户贫困户,就连村里人都不愿去他家,题兆军却三天两头就去一趟,刚开始时一推门,还没等说话就被轰了出来,后来那人见到题兆军,大老远就打招呼。

  现在,伍家村的贫困帽子,摘掉3年多了,村民们的日子一天天向好,对题兆军都热情得很,都念着他的好。

  村党支部组织委员周瑞勇说,题书记有一次坐车,听旁边的人说一家企业要助学,他当即给那家企业打电话,问能不能给伍家村也捐点儿,结果,那家企业捐了价值2万元的教具。

  “人可以被毁灭,但不能被打败”,这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海明威说的。采访张希庆的时候,记者想到了这句。

  挣大钱时他二十五六岁,刚刚结婚,在大庆做过建材生意。“那时候花钱,都用支票。”他说,“见到好车就买。”

  站大岗,是因为他受骗破产了,“把全部家当都卖了,还欠人家100多万元”。他想从头再来,花80元买了辆自行车,站在路口等活儿,那是2004年。

  “又回到了解放前。”他爸说。他家当年就很穷,住两间土房,以致张希庆初中一毕业就不念了,20岁就当兵入伍了。

  经历过党性的淬炼和军风的熏陶,张希庆不甘于站大岗,想东山再起,于是朝亲朋好友借款16万元,重新干起建材生意。

  沈阳、长春、西安、重庆,在这几个城市里辗转打拼。10年后,他把饥荒都还上了。

  2014年,他39岁,考虑到父母需要照顾,便和媳妇带着一大笔钱,回到老家——肇源县福兴乡永兴村。

  盖新房,买农机,他打算在家乡大干一场。铲车、拖拉机、脱粒机、收割机……大大小小的家用农机,都置办齐了。

  两年间风风火火,日子越过越好,可谁又能想到,秋季在田里收玉米时,他的右手,不幸被绞掉了……

  为了保住这只手,他把家里的农机都卖了,又借了20多万元。他说:“没想到,最后没保住,还成了贫困户。”

  “失落归失落,可我是党员,不能丢失党性,我还是军人,也不能没有骨气,更不能破罐子破摔。”他说。

  2017年,就在他琢磨再干点儿啥的时候,福兴乡副书记杨学明登门找到他,跟他一起合计出路。

  “也不是没想过,可没本钱哪,还欠着人家饥荒,哪还有脸再去借呀。”张希庆面露难色。

  “县里有政策,扶贫户能贷5万元,免息的。”就这样,杨学明帮助张希庆贷款5万元。

  为了省着用,张希庆带着父亲和媳妇,3个人硬生生拉了60车土,把猪圈垫了起来,盖了起来。就连外墙保温,都是自己干的。

  杨学明听到信儿了,问他猪是不是死了,需要帮忙就吱声,他一口咬定,“没有”。

  当时他心里想,“从村里到乡里,该帮的都帮到位了,不能再给人添麻烦,尽量自己做”。

  卖还是不卖?养还是不养?他跟媳妇合计来合计去,决定破釜沉舟,“豁出去了,不卖”。

  挺到2019年,17头母猪陆续产崽,总计卖掉100多头,不仅把20万元饥荒、8万元饲料钱都还上了,还净赚10多万元。

  张希庆蹦迪般的人生,重回高峰。“今年上半年,又卖了40多头,这茬儿还有60头。”他指着圈舍说,“老的都淘汰了,现在这10头母猪,都是改良过的新品种。”10头母猪,他花了8万元。“不管啥事儿,只要我认准了,就不打怵。”他说,“养猪刚开始我也不会,就上网学,找有经验的问,现在都是新养法。”

  “千日砍柴一日烧,烧就烧了,但不能放弃了,你得接着砍。就拿脱贫来说吧,不管政策多好,你都得自力,要不你抬不起头来。”张希庆说。

  以前去肇源采访,总是很匆忙,这次蹲点儿,时间长了点儿,就对肇源的认识更深了些。

  印象最深的是西海湿地,两侧偌大的荷塘里荷花争艳,粉的、白的,娇艳欲滴的样子,而中间是一条宽阔的、铺着软胶的人行道,比世纪大道还宽阔,气派得很。

  想起从前的这里,这变化可真是天翻地覆。自然而然的,肇源最大的网红打卡地,是西海湿地。

  记者想,这片网红湿地该是肇源振兴的生动写照吧。在这片生机勃发、兴味盎然的湿地之外,还有一些变化让记者印象深刻,兹录如下——

  2.全县7个省级贫困村,从2014年起陆续出列,到2016年底全部出列。

  3.饮水工程突出。在全市率先实施农村饮水管理体制改革,近两年筹资近2亿元,几乎使家家都喝上了自来水,而且是24小时供水。

  4.住房保障标准全市最高。在国家补贴标准的基础上,给每户多补贴4500元。

  5.每个乡镇都有产业扶贫项目,总计达15个,每户贫困户都有两个以上项目带动增收。

  6.带贫增收的企业中,国家级龙头企业——鲶鱼沟公司最为突出,3年来为贫困户发放带贫资金750万元。该公司盐碱地水稻有20万亩,另有12万亩水面养殖鱼蟹,据说鲶鱼沟的蟹比盘锦的还好。

  7“.程大姐”带领姐妹们进行稻田蟹养殖,总面积4万亩。她们每年都给贫困户捐钱捐物。虽然大家都叫她“程大姐”,但她其实还不到40岁。

  8.贫困户中也有发家致富的。像张希庆这样的有30多户,他们用扶贫小额贷款发展种养殖项目。

  9.庭院经济很红火。贫困户几乎都参与了,有的种菜,有的饲养家禽,都是原生态的。

  10.全县帮扶干部有1000多人,人人都和贫困户结成对子,采取多样的方式实施帮扶。

  11.大兴乡支前村的先辈们,160年前支援过天津大沽口保卫战,70年前支援过东北解放战争,被评为“支援前线模范村”,这就是支前村的来历。

  12.四方山村在驻村工作队的努力下,注册了两个很霸气的商标,一个是“九五尊粮”,另一个是“龙在田”。

  13.新站镇的扶贫棚室、兴安村的果钓园、复兴村的千栋大棚,也都很有特色。

  原标题:《决不让一个贫困群众掉队 伍家村的那些日子;“猪倌”张希庆的脱贫故事》